• 1
  • 2
  • 3
 
 
首页 > 教研组 >
《大连晚报》对市教育局选派支教教师帮扶长海教育的工作进行报道
 
  4月1日,《大连晚报》对市教育局选派支教教师帮扶长海教育的工作进行了报道,现予以转载。
市教育局派出20余位教师到长海县支教,受到学生欢迎
大连来的漂亮老师激起小思奇梦想
最想画条彩色大船每天回家看妈妈
  3月4日至6日,由市委书记唐军带队的大连市委调研组到长海县调研,大连市教育局局长马瑞春随行。在大长山岛、海洋岛等海岛学校,调研组看到,来自甘井子区、大连市第二十高中的支教老师们,已经开始为海岛的孩子们上课了。
  上篇       望眼欲穿求知梦
  殷盼园丁济沧海
  缘起——
  大连市教育局“三月无会月”
  三月,是大连市教育局的“无会月”。在这个月中,所有机关业务干部都要走进县区、走进学校,走进师生中去,调研问题、解决问题。这种深入基层与群众面对面,说实话、办实事,扎扎实实解决实际困难工作作风,正是我市“作风建设年”中的一个缩影。
  今年年初我市“两会”期间,市委书记唐军在长海县代表团听到代表们反映,因地处海岛交通不便,长海县的文教一直存在“人才留不住,引进有困难”的难题。唐军书记现场召集大连市教育局与长海县教育局对话,下决心解决这一老大难问题。市教育局决定:在长海县教师队伍建设、义务教育阶段组团办学、高中校际间对口帮扶、职业教育对口帮扶及联动以及海岛骨干教师培训等等方面,加大对长海教育的政策支持。
  3月4日至6日,由唐军书记带队的大连市委调研组到长海县调研,大连市教育局局长马瑞春随行。
  在大长山岛、海洋岛等海岛学校,调研组看到,来自甘井子区、大连市第二十高中的支教教师们,已经开始为海岛的孩子们上课了。
  长海县教育难题究竟有多大,支教教师会给这里的学生、教师、学校带来哪些变化?3月25日,记者赴长海县采访,亲眼看到了海岛学校领导及教师们对支教教师们所带来的新气象的渴望,看到了海岛孩子们对支教教师的喜爱以及海岛家长们对支教教师的期盼。
  无奈——
  抛家舍业的“移民教育”
  3月25日早五点四十分,记者搭车到皮口。在两个多小时的旅程中,记者听到了这位司机的故事。
  司机姓赵,土生土长的长海人,孩子在市内一所示范性高中读高二。在孩子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和妻子下定决心,双双辞职,举家迁到大连市内。理由很简单:“就是想给孩子换个好的教育环境,让孩子受到好的教育。”夫妻双双辞去公职,选择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创业,个中甘苦,唯有当事者自知。
  长海县教育局副局长江秀伟对“移民教育”更是感慨万千。除了部分家长、学生不惜一切地选择“移民”到大连市内接受教育外,多年来,长海自己培养出来的许多优秀的学生,毕业后也不愿意再回到海岛来。
  因为海岛条件艰苦、教师待遇相对较低等原因,长海的部分优秀骨干教师流失,仅近五年就外流了30余名市级骨干教师。尽管长海县政府专门为未婚的青年教师提供了教师公寓,连水电费都免了,但以前每次招聘教师的时候,都招不满。还有一些招聘来的教师工作一段时间后,因为考虑到待遇、个人问题等原因,最后选择了离开。
  短板——
  “硬件”够硬 “软件”太软
  乘车穿行于大长山岛东西大道,放眼望去,无论是西边的城区,还是东边的乡镇,最打眼的就是学校。长海八中,面朝大海,是一所乡镇初中。身高1.9米的校长曲相海逢人便说,我们是真正的“海景学校”。比这更让人心旷神怡的是,崭新的塑胶操场上,穿着红色运动服,尽情挥洒热情的少年学子。
  近年来,长海县县、乡两级政府非常注重对教育的投入。2010年11月,长海县通过了辽宁省“双高普九”的验收,投入6000余万元,海岛学校的教学硬件建设达到了辽宁省政府规定的“高水平、高质量”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办学标准。
  到海岛支教的老师们惊奇地发现,在长海,不论是村小还是县城学校,所有学校的教学硬件设施标准都非常高,而更令他们非常敬佩的,是长海县本地老师的敬业精神和业务能力。与大连市内相比,长海当地教师的“软件”太软,信息交流不畅,导致很多教学理念、方法、手段相对滞后。既是如此,为什么就不能让岛内的教师经常走出去学习呢?
长海八中的曲校长算了一笔账:一位教师要离岛参加市内的教研活动,岛内往返公交车票10元,大长山岛到皮口往返船票90元,皮口到市内往返车票120元,住宿费每晚80元,出差补助每天50元,总共需要350元。如果赶上大风、大雾无法开船,“我的妈呀,这一天的住宿费、补助费就又得多出一百多元。”即便如此,长海八中在前三个学期还是派出12位教师外出学习。难怪曲校长说起此事,一脸肉疼的表情,不断重复说:“吃饭穿衣要量家底”。
  听说市里要派骨干教师来支教,长海的校长们说,骨干来了,就得让骨干啃硬骨头。支教老师不能只带学生,还要带本校老师。除了备课、研讨,连考试命题都要交流,只要是市内教学中好的经验和理念,统统都要留下。
  下篇       撇家舍业铸精魂
  一片丹心付英才
  梦想——
  “长大后我要成为漂亮的你”
  小泡子小学是大长山岛的一所村小,全校140个学生有66个孩子在学校住宿。这66个孩子,来自周围的哈仙岛、塞里岛、乌蟒岛、蚆蛸岛等小岛。
  一进小泡子小学的大门,只见学校的门厅里摆放得满满当当,有学生们自己动手制作的手工制品、手抄报,还有黑板报。每个教室,都有一个精心设计的图书角,校长周德昌介绍,这些都是大连振兴路小学来支教的美术老师杨慧亲手画的、写的。“杨老师来这里支教,学校的美术教育可是大变样了。孩子们特别喜欢上美术课,就连俺们学校的保安都悄悄地问我,为什么孩子们那么喜欢这个杨老师呢。”
  9岁的张思奇是一个来自乌蟒岛的小女孩,是住校生。“大连老师可会画画了,她教我们画大船、画大雁、画春天。我画的大船是彩色的,浪花和小鱼儿都是五颜六色的呢。我画的是交通船,大风浪天也能开,我想坐这个船回家看妈妈。老师说我画的好,给了我一个大大的五角星呢。”张思奇实在是太想妈妈了,她每个月才能回家一次看妈妈,如果遇到风浪大的天船走不了,还得拖很多天。教她画彩色大船的大连老师,给了张思奇一个能够见妈妈的新梦想。
  记者问张思奇,喜欢大连老师什么?张思奇瞪着大眼睛脆生生地说:“大连老师漂亮啊,她说话声好听,她表扬我的时候会摸我的头,她会画各种各样的画儿,她真的好好啊。”仅仅停顿了一秒钟,张思奇的脸上流露出向往:“我长大了想跟老师一样,像她那样漂亮,像她那样会画画。”
  杨老师让小泡子小学的很多孩子喜欢上了画画,在校长的支持下,她成立了学校美术社团,每周二、三、四这三天中午休息的一个小时,义务给孩子们吃“小灶”。
  原本支教老师每两周可以回一次大连,一般情况下老师们都选择周一一早返回。可杨老师多半在周日返回,因为她担心周一有风无法搭船赶回耽误上课。虽然可以日后补课,但她生怕伤到孩子们对美术课那颗期待的心。
  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实现梦想,周校长请杨老师要把本校的美术老师带“成手”。为此,校长留下“狠话”:哼,不把徒弟带出徒,杨老师就别想走。
  渴望——
  “老师,你能每天都帮我孩子讲两道题吗?”
  3月25日晚八点多,长海县教师公寓,来自甘井子金家街第三小学的夏梅雪老师接到了一个长海学生家长的电话。在结束了长达半个多小时的通话后,夏梅雪感慨地说,海岛的家长们太渴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学习有进步了,只是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夏梅雪担任大长山中心小学三年一班的数学老师。大长山中心小学是一所村小,当天晚上打来电话的,是班里一名叫张晓莉的女孩的妈妈。晓莉家住在岛子最偏远的地方,妈妈就经常跟老师通电话了解女儿的情况。
  晓莉是一个接受新知识、写作业等各方面反应都比较慢的孩子。晓莉的妈妈很着急,可是却苦于自己没有能力帮助孩子。当听说大连来了老师教孩子时,就跟夏老师联系上了,除了让夏老师在学校里多帮助孩子外,还让夏老师指导自己该如何在家里辅导孩子。遇到问题,晓莉的妈妈就会给夏老师打电话咨询。
  晓莉上学期期末的数学成绩是80分,妈妈希望晓莉这学期能够提高到90分。当天通话时,晓莉妈妈对夏老师说:“老师,你能不能每天都帮我给孩子讲两道应用题啊?”
  夏老师说,每次听到海岛家长这样的请求,看到家长心里着急的样子,就觉得很沉重。希望孩子学习进步,希望孩子成才,是所有家长的期盼。作为老师,为家长分忧,是我们该尽的责任。
  奉献——
  “我有妈妈,我的妈妈是支教老师”
  7岁的赵添羽是甘井子区奥林小学一年一班的学生,这学期开学以来,老师和同学们发现,原本非常开朗大方的赵添羽,变得忧郁起来,还动不动就偷着哭鼻子。有一天下课,同学们又发现赵添羽在操场边偷着哭,就跑去告诉老师:  “赵添羽又哭了,他没有妈妈了。”
  “我有妈妈,我的妈妈去长海支教了。”含着眼泪,赵添羽大声地跟同学争辩着。看到赵添羽委屈的小样,班主任老师一把将他揽到怀里。在老师的环抱下,这个7岁的小男子汉再也控制不住号啕大哭了起来。  
  赵添羽几乎天天晚上都给妈妈打电话哭。有一天半夜12点半,赵添羽接通妈妈电话的第一句话就说:“妈妈,我也需要关爱啊,你为什么不管我了?我心里会有阴影的。要是我有病了,你是不是就能回家了?”当妈妈告诉赵添羽,现在就是病了妈妈也赶不回去的时候,赵添羽失望极了。第二天早晨,他真的发高烧了。
  从2011年开始,根据大连市教育局的统一部署,甘井子区教育局与长海县教育局在义务教育阶段组团办学结对子,三年一共派出了支教教师121人,海岛每年有1000人到甘井子区学校交流学习一个月。去年九月,甘井子区派出21名骨干教师到长海县支教一年。今年三月,大连市第二十高中与长海县高中建立了校际间对口帮扶,派出3名老师进岛支教。
  每一个支教老师的背后,都有一段克服家庭和个人困难的故事。
 
  记者感言:
  为了圆海岛人一个优质教育梦,20余位大连市内的优秀骨干教师暂时牺牲了自己的小家。他们带来了岛上教师最渴求的新理念、新信息,带给孩子们对于岛外世界的全新梦想。他们就像春风带来的细雨,无声地滋润着久旱的土地。
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只是对于支教教师来说,这个回报来得太快。岛上教师的业务能力、敬业精神令他们肃然起敬;岛上孩子的淳朴懂事,让他们总是感到“心疼”。他们感慨道,支教是一种精神的成长、是人生成熟的历练。
  “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实践证明,解决海岛的教育难题,蹲在机关开大会、发文件无济于事,只能靠真抓实干才能收到实效。
  大连市教育局把开会变成调研,把作报告变成走基层,说实话、办实事,就能够调动各方积极性,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2017-06-29 20:42